• 我當占卜師以來,有客戶很感謝因為遇到我而向上提昇,也有客戶就一直過得囧囧,我常問自己「到底,我的存在是否真對我的客戶產生實質助益?」 這個問題進一步去延伸:一個員工到底能給領導者多大的助益?能不能有個領導者能夠因為遇到一群好員工好參謀,於是果然飛天? 這是我對〈袁紹傳〉很感興趣的原因,更忍不住拿來比對〈先主傳...
    3 個月前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四象限分析法量化研究初探:何鼓電腦占星術心得(二)

前言
這一系列的文章,主要是為了感謝一位對我許子鳴的占星技術多所啟發的老師,何鼓。特別是他最近出的「何鼓電腦占星術」一書,對於我利用占星研究人的選擇偏好問題提供了很大的助益,本來是預計要參與他今年7/3日、7/4日的課程,並且將我的研究成果分享給與會的同學們,不過這一年以來,我的身體變得很差,無法連續長時間參與什麼活動,也忌諱參與太耗神或者讓心情浮動的活動。所以特別將我對於這個議題至今的研究與實務經驗,在這系列的文章裡作一個公開,本系列共計四部分,這是第二部份,講的是關於四象限理論的沿革,以及我為檢定此技術所進行的量化實證。
投影片1
我把我的這個讀書心得寫成了投影片,按照以前的做法,就是投影片當標題,下接文字說明,這份投影片分成三大部分。接著直接進入正題吧。
投影片2
四象限分析法,一如上述,其實也不難理解,這理論分成兩個概念,最基本就是把十二宮分成四象限:
第一、二、三宮為第一象限,
第四、五、六宮為第二象限,
第七、八、九宮為第三象限,
第十、十一、十二宮為第四象限。

而緊鄰的兩個象限又可合成一半圓:
一二限,即1、2、3、4、5、6宮,合為下半圓或稱南半球;
三四限,也就是7、8、9、10、11、12宮為上半圓或稱北半球;
一四限,即1、2、3、10、11、12宮,合為左半圓或稱西半球;
二三限,也就是5、6、7、8、9、10為右半圓或稱東半球
投影片3
這個技術其實國內早有書籍提到,我手邊有洪能平所撰《西洋占星學進階》以及何鼓所撰《電腦占星術二》二書,雖都是2000年後的版本,但其實都是1990年代即已刊行的書籍。但此分析法卻較少被關注,因為單就理論結構的細緻度來說,比不贏後天地盤十二宮的相關分析法。
早期的論點,即是投影片上的「群聚說」。我舉一段書裡的文字來當示範:
如果一個本命盤上的行星大部分是落置在第一階段的話,則其特質會呈現出偏向知性,或者是偏向於展現個人式的行動,亦即這一階段相當具有自我探索的意涵。因此這一階段具有單純和天真的行為動機,比較會直率的作自我表達。同時,由於太陽的落置在這一階段時,正好是春天,所以這一階段也象徵著有所突破的潛力,具有蓄勢待發,以及展望如何在未來有所收穫的特質。
洪能平,西洋占星學進階,頁47,2002,博揚文化。
魯道夫所撰《占星全書》則針對特定象限無星的狀況提出補充的論點,即是投影片上所謂「缺失」說,我舉一段文字示範:
缺少第一象限的人,的確少了些自我概念,但也必須同時考慮到是否缺乏與自我相關的火相星座或是第五宮與第九宮也沒有行星進駐,...如果完全沒有,那麼占星師就得提醒當事人在這方面多下點功夫,多參加一些自我成長的研習。
魯道夫,占星全書,頁146,2007,春光。
不管是群聚說或缺失說,其實所談到的內容都不多,用字遣詞也都比較抽象而偏大方向,這邊再附上一個摘自魯道夫占星全書對於星曜落入後天地盤十二宮的特質論述,作為一個比較,我們會發現單就理論上來說,後天地盤十二宮的分析,相較於四象限說,是細緻很多的。
火星落入第二宮,對物質有強烈的需求,通常處於努力賺錢的忙碌狀態,但是賺不賺得到錢還要看相位好不好,如果相位很差通常會是白忙一場,如果是反應較為激烈的木星天王星冥王星,還有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可能,如果有月亮或是特性較溫和的行星疏導,則會減緩這種激烈的反應。
魯道夫,占星全書,頁290,2007,春光。
投影片4
雖然如此,何鼓卻對於四象限法頗為重視,這當然也有背景原因,就我對何老師理論系統的認識,他對於後天地盤十二宮位的看法有別於傳統論點,書中提到後天地盤十二宮的概念時,多會提及「本書對地盤十二宮另有新的詮釋,因此切勿望文生義」「根據筆者的研究,這些地宮需要現代的詮釋,他也並不認為命盤可以體現當事人的六親關係,加上何鼓的技術特重分析星曜落入命盤東昇、西沒、上、下中天四敏感點的意義,所以研究主軸順勢會比較重視象限說。而且早在之前何老師撰寫的《電腦占星術二》一書,就針對星曜落入的上下左右各半圓的意涵做出說明,比如木星落入上半圓一條即有記載:
主世途順利幸運,遇貴人,有地位,出外得意,宜從事公職、當官。
電腦占星術二,何鼓,50頁,2003,希代書版。
而在2010年出版的《何鼓電腦占星術》一書,則把傳統四象限分析的觀點進一步深化,直指此分析法的重點該在星曜上:星曜落入不同的象限,代表當事人在該星曜所涉領域的不同反應,並針對這個主張進行初步的統計研究,不再如傳統說法,只是單純看特定象限落入的星曜數量。這張投影片直接把該書的研究數據整理出來。
這論點引發了我的研究興趣,因為我一直試著研究人的價值觀是否會體現在命盤上,於是我也順便拿這個論點,想試著進行佐證,下面的文章,就是我試著量化研究的初步成果。
投影片5
我這次量化研究的主要分析對象,是歷任美國民選總統,主因如投影片所述,這個族群本身就是一個客觀存在的成就指標,生日生時資料尚稱清楚。尤其是這幾年有了占星資料庫的建置,讓我們可以輕易查到歷任美國民選總統的生時。
在此也要特別感謝何鼓老師告訴我占星資料庫的存在,讓我做研究時省了不少功夫,對於這資料庫有興趣的人,用投影片上的英文當關鍵字去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占星資料庫的網址了。
此外,之所以選擇研究美國總統這個族群,也因為其產生過程具特殊性,美國是歷史最悠久的民主國家,美國總統也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總統選舉,更是一個長期的考驗,選前兩年就要宣告並做準備,所有的流言誹語、威脅利誘都會在這兩年發生,不是性格堅忍、能力超卓的人,絕對難以熬到最後。一個人的出身或許決定他是否擁有優渥的生活,但參選總統,卻是一連串考驗當事人品行、人格與意志力的過程,也是最後決定成敗的主因。筆者認為可以充分體現一個成功者的特質。
此外我曾用三方四正分析技術,透過T檢定發現,美國民選總統會有較多的星曜落入固定宮及土象星座。亦即過去研究亦支持此一族群具區辨性,我想這區辨性如此強烈,用四象限分析法去進行量化研究應該也可以得到一些佐證。
投影片6
在進入分析前,還是要針對所挑選的資料作個說明,因為本研究選擇美國民選總統當分析對象,是考慮到選舉過程有其難度與挑戰,因此只要不是透過民選程序成為總統的人,通通不列入計算,比如因總統過世,副總統繼任的模式擔任總統的就不算數。
加上,四象限技術不似三方四正分析,特重生時,但不是每位民選總統都有可信賴的生時資料,根據占星資料庫的分類,生時資料的可信度分成七等,以具備出生證明為最佳的AA級,次之為個人回憶屬A級,如果是出自可信賴的傳記資料,則屬B級,B級以下就算是聽說了,不是很有可信度,所以我只取B級以上的資料當分析對象。
透過這次的研究分析,可以檢驗是否有群聚或缺失效應,此外也想觀測特定星曜是不是會有常居或少入的象限。如果傳統的說法成立,應該可以觀察到某些象限會有許多星曜聚集的現象,而如果何鼓的新說成立,則可以觀測到特定星曜較常或較少出現在某個象限或半圓。
投影片7
根據前張投影片所列標準,美國總統雖然至今歷任44位,但是合乎篩選標準的只有22人。說來這是個尷尬的數字,因為樣本數太少,導致常見的分析法如卡方檢定變得難以使用,讓我只好另外找了個方法來輔助檢定。
這張投影片列出了這二十二個人的名字以及十曜落入的象限,地盤分宮方式與何鼓所採用的一樣,都是Placidus制。
投影片8
初步的統計發現,十曜落入的象限倒是滿平均的,以機率來說,二十二人每人十顆星曜落入單一象限的總數,有一半的機率會落入50~59的區間。落入任二象限的總數,有80%的機率會落在100~119的區間。用卡方檢定去計算,離顯著水準甚遠,亦即上面的數字以機率來說滿常見的,這樣看來,星曜的群聚/缺失現象並沒有被觀察到。
投影片9
以統計來說,為了要確認一個現象應該是穩定存在而非偶發,會去計算這個現象的偶然發生的機率來推估是否可信。以二十二人,每人有十顆星曜,這十顆星曜只會落入四個象限的狀況來說,該怎麼去看呢?
想像丟一個四面骰,每丟二十二次為一個嘗試,然後這樣去丟一百個嘗試次的狀況,再統計任一面的出現次數,我們會發現,約有75%的機會,這個數字會落在4~7,約有10%的機會,這個數字會落在8跟3,約有5%以下的機會會落在2跟9。
所以比如上表的整理天王星只有兩次落入二限,這種事約只有5%的發生率,所以我們假設這是可能是較可信賴的穩定現象。10%也是一個顯著邊緣的數字,所以我也把它用淺色標示出來當可參考的現象。
我也試著透過T檢定,以單尾同變異數的方式,去比對每個星曜落入各象限的數字差異是否達顯著水準,結果相去不遠:
金星:入三限次數明顯少於二限,α=0.04
火星:入
四限次數明顯少於二三限,α均為0.03
木星:入
三限次數明顯少於一二限,α均為0.03
土星:
入二限次數明顯少於三四限,α=0.03、0.02
天王:
入一限次數明顯少於二三限,α=0.03、0.01,
入四限機會明顯比入三限低,α=0.05
海王:
入二限的次數明顯少於三限,α=0.04
冥王:
入二限次數明顯少於三四限,α=0.03、 0,01,
入一限的次數明顯少於四限 ,α=0.05

當然單單只是做出這個分析還有點不足,因為還需要找些對照組,比如同樣都是美國政治人物,副總統跟總統的特質就有很大差別。因為在美國當副總統繼任為總統,或者先為副總統再任總統的機會都不高,一般真是只具備用功能,而且如果總統做得不好,自己也負連帶責任,也不乏有人為了政治前途拒絕任副總統的例子。
所以我預測會去當副總統的人應該跟總統的特質不大一樣,而用同樣的方式找到16位副總統,經T檢定後也發現到,許多總統的特性在副總統身上就沒看到了,只有冥王少入二限,土星常居三限的特性依舊存在,然後多出月、土少入四限的特性。
我也試著拿整理後的指標比對一些政治人物,也會覺得有相似性,比如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就各曜幾乎完全符合標準,木居一限、土居四限、冥居三限海居二限,只差火入四限不合。不過這部分的研究,就比較不容易做了,畢竟國情不同,不見得是同樣的群體。只是輔以證實本研究最後做出的這套標準,在分析時確實有點可供參考之處。
投影片10
其實走筆至此,結論還滿好下的,持續的研究使之實用化,以提昇預測的精確度,才是難處,命理研究一直很難取得一個好的分析族群。一個族群要符合1.具客觀定義,2.數量夠多,3.資料精確,4.具現實命理分析意義...等條件並不容易。美國民選總統是我很好奇的一個族群,但不是最好的,畢竟數量還是太少。
而且畢竟這是拿一個離現實生活很遠的人物當研究對象,而且嘗試性居多。我們知道土星入四宮的人比起來常人可能更容易位居高處。但要應用到現實的分析又是另一回事。所以這系列的下一篇,就是談談我如何在實務上應用這個技術進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