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實證命理研究法入門

身為一個占卜師,我常常狐疑所使用的秘訣是否可信。人類是有各種心理偏誤的,我們賴以分析的訣竅,到底是因為疑鄰竊斧一廂情願式的相信,才一直累積支持證據,還是因為客觀上真的有用? 就好比,有人懷疑一枚銅板有問題,只會丟出人頭,於是開始計算,丟第一次第二次,都是人頭,這個人就認為「我的猜想無誤」,丟第三次出現字,這個人就說「我剛剛沒丟好,再來一次」,接著果然出現人頭,這人又想「沒錯嘛,只要用一般的手法丟,都是會出人頭,這銅板有問題啊。」接著第五六七次又都連續是字,這人就說「嗯,手法不對吧,怪了,算了這種罕見例外狀況不要列入紀錄。」於是最後在這個人的個人紀錄裡,這枚銅板果然多數時候都出現人頭。 這偏誤會出現在命理師身上,也會出現在問卜者身上,問卜者可能因為喜歡就相信這個占卜師,不斷幫他找支持他分析的證據,問卜者也可能因為莫名不喜歡占卜師,就會針對占卜師的分析一直提反證。 這樣看來,任何單方面的宣稱,都是沒有參考價值的。比如某人說:「我找過不少命理師做分析,我覺得這一點屁用都沒,完全沒講對啊,我想會去信的人都無腦,只是被那些似是而非的論點蒙蔽,也就是被巴納母效應影響而不自知。」 另一個人則說:「你覺得沒用,這有幾個可能,一是占星術真沒用,一是你找錯人,還有一個是,你沒判斷力,把真相當垃圾,只會自以為是。這幾個可能你都不檢驗一番,卻咬定占星術沒用,就這種程度的話,我看還是少開尊口,怎麼我就能認識到很神異的命理師呢?還扯什麼專有名詞,巴納母?我還巴他老母,我受過教育讀過書認識字、會上網找資料,我很清楚那最初是心理學家在檢討『一堆心理學家搗鼓出來的人格測驗,就算受試者自認可信,其實都是模稜兩可的模糊語句,毫無預測力可言,徒具表面效度罷了。』但因為有好事者拿來搞占星術,竟然就說占星術會讓人相信也是出於同樣原因,真是莫名其妙。我就想問:占星分析或人格測驗讓人覺得可信,有可能是真的分析正確,也可能是因為分析模稜兩可,那為何你就覺得一定是因為內容模稜兩可?況且人們難道會因為一個模擬兩可的分析,就認為心理學跟心理測驗的研究都騙人的?你不會這樣想,卻這樣看待命理學,所以真相是你對命理學有強烈的偏見,卻要裝公正客觀理性講科學。」 其實這兩種論點,不管支持或反對,都毫無參考價值。因為這都只是根據個人經驗做出發,用邏輯做包裝,論事如果只是根據個人經驗,那兩個人經驗不同,不就沒啥好討論?畢竟都只是個人

咖啡館的咖啡該要多好喝?

咖啡館該用力提昇咖啡品質嗎? 一天裡面跟不同人聊到商用咖啡的問題,覺得不如寫寫自己的所知與經驗。 咖啡這個食材,品級直接反應成品風味。雞肉豬肉還可以透過調味跟料理手法,讓風味大幅提昇。但咖啡不是這樣,豆子品級差,縱使用了上好的器具跟手法,也是提昇有限。 這是我看「 元食咖啡 」這個頻道某一集的論點,我實際喝咖啡感受也是如此。一磅200、一磅500、一磅1000、一磅2000,那個差距都是非常明顯。 所以聽到一個人說某間店的咖啡不錯,我一定會檢查一下該店咖啡豆的售價推敲品級。昨天就是如此,一查那間咖啡館賣的豆子是150克賣1000,等於一磅3000,現沖一杯賣300,好喝是應該的。 而且咖啡風味會因為時間而減損,烘完超過八週,風味都已經衰減了,還不能真空冷凍保存。所以這是一個比生鮮食材還沒法屯的貨品,報廢率超高。亦即,縱使一杯賣300,這咖啡館也只算有賺個加工的錢罷了。 可是有多少人願意花300喝杯咖啡?300稍微加一點,差不多可以買一瓶不錯的紅酒了,這個市場有大到能養活一間咖啡館跟裡面的咖啡師嗎? 所以咖啡到底要做到多好喝?這本質上是一個商業經營決策的選擇問題。 如果一間店預設的客群,只是來喝個飲料,談談事情而已,咖啡有就好。那根本不需提昇咖啡品級,而且整件事還簡單很多,畢竟製作簡單,工讀生都能上,不用養咖啡師,自然也不用承擔「某天咖啡師單飛,導致咖啡風味大幅下降」的風險。 如果一間店的老闆就是咖啡師,甚至懂得烘豆,然後要主打自己的品牌,手中有點資本可以慢慢燒,甚至店面是自己的,或有簽五年十年長期租約,要搞長期經營,這樣的咖啡廳,賣一杯300的咖啡,才比較有可能,這還得對咖啡與餐飲非常有愛,才辦得到。 我目前測試並計算成本,感覺,CP值比較高的商用豆可能落在一磅500左右,這個品級比之一磅200,已經能有明顯且獨特的香氣和口感,不用咖啡師,只是用 無限濾杯 就能做出不錯的咖啡,消費者容易留下印象,等於比較容易做出口碑,單杯成本與屯貨風險也還算可以接受。

風水好壞到底影響了什麼?

研究風水也快十年了,該寫寫我對風水作用的觀察。 風水好壞是會影響一個人的成敗,甚至可觀察在短期內就造成問題。但我感覺,這是極少發生的事,絕大多數的狀況下,風水對人的影響,是從心智層面開始,而且比較緩慢,敏銳點的人可以很快感受到差異,但往往莫名其妙,不明究理。 風水好讓人神智清明,慢慢提昇 待在風水好的地方,可以獲得一些增益,這增益沒法讓愚人變智者,讓魯蛇變溫拿,讓所有壞事都不發生。屋宅風水好,主要是讓人情緒比較平和,神智比較清明,創造力比較好,更容易靈光一閃。也比較容易看清事物本質,找出有益的資訊,做出正確的決定,把握有利的機會。住在風水好的地方,經過一段時間回顧,也會感覺自己這段時間是有持續在提昇。 風水差讓人神智昏瞶,日益沉淪 而待在風水差的地方,也不是讓人立刻倒楣,公司破產、莫名染疾,意外頻傳。主要是負面情緒與弱點容易被放大,粗心的人變得更粗心、焦慮的人變得更易焦慮,貪婪的人變得更易貪婪,嗜欲的人更嗜欲,軟弱的人更軟弱,濫情的人更濫情。白目的人更白目,孤僻的人更孤僻,殘虐的人更殘虐,情緒起伏不定的人就更起伏。這也導致專注力減損,錯誤率上升;判斷力削弱,容易聽信錯誤的資訊,做出荒謬的決策,誤把詐騙當轉機。 如果是親友、夫妻、情侶,雙方感情只要稍有問題,住進風水差的地方,當然也是讓感情更易惡化。 而且因為心性開始有問題,人會漸漸變得抑鬱糾結,身體容易發炎、免疫力下降,也因此增加心臟病高血壓的風險,間接增加肝腎疾病發生的可能性,倒楣點還會因為腎疾影響眼睛。所以住風水差的地方,健康也會比較差。 因為衰氣的影響,不是讓人立刻變傻、變廢、變窮,而是「在既有的毛病上,讓問題更惡化,擴大傷口」,所以當事人常常沒有病識感,往往都是持續被衰氣削弱,削弱到終於出事。 變數太多導致風水好壞難討論 這也是屋宅風水好壞很難討論的主因,畢竟太緩慢了,而且,有時一個人住的地方風水好,工作的地方風水差,或者住的地方風水好,工作的地方風水差,這都會在溯源歸因時,造成誤判。 還包含一個人雖然住在風水差的地方,剛好走好運,或者住在風水好的地方,剛好走衰運,於是也造成誤判。或者住在風水差的地方,但跟伴侶合盤好感情好,問題一時不顯,住在風水好的地方跟伴侶合盤差日日吵架,卻要怪罪風水。 加上有人是本業很賺錢或者資產豐厚,也可能是數學不好,縱使常有狀況導致虧損,卻因為感覺帳面上很賺錢,在那個當下,甚至會認為

一夜情還拿來問卜,可知必然搞不定

偶爾有女客問我「想跟心儀男性發展一夜情是否可成。」 這問題的重點往往不在一夜情,而是當事人所求多半是交往,並非止於一夜情。但如果問卜者自信雙方能交往,搞什麼一夜情呢?必是問卜者自認雙方要交往有著客觀上不可解決的困難,所以退而求其次改為一夜情。這種問題不管卜出吉凶,最後都不會有好結果,更會誘發各種苦痛糾結,我預見這個未來,所以一般不看。 而且嘛,女生想找個認識的人搞一夜情,卻跑來問卜,我基本上也認定,這人沒有能耐搞一夜情,我甚至認為這個人連怎麼談戀愛都不懂。因為「找認識的人搞一夜情」這件事,是有個套路,很容易可以測試出來的,甚至不需要問卜,因此搞到來找占卜師卜測,可知這個人對於整個套路一無所知。直接死心,不用妄想了。 不過我考量到,世上還是有很多人涉世未深,又欠人指點,那我紀錄一下我的見聞好了: 首先,雙方必須是對彼此印象尚算不錯的朋友,能互相傳個Line聊上兩句之類。如果不能肯定對方態度也沒關係,可直接進行下一步。 如果是自己住,隨便找個理由約男方去自家附近的餐館吃飯,吃完提議回家喝一杯。如果是跟家人住,就跟男方說週末想鬆一下,換個環境跟心情,打算去個旅館過夜,然後想找他去旅館附近逛街吃飯,吃完提議回旅館喝一杯。 如果男方直接找理由拒絕了,代表男方對女方真是沒有性趣,不用浪費時間了。可是這樣被拒絕,其實因為什麼都沒發生,只是約吃飯而已,所以呢,女方有個台階下,事後也不用煩惱什麼。 基本上,男生願意特別出門一趟去找女生吃飯,那都是有點好感了,這件事就有五成指望,吃完飯去女方住的地方喝一杯,只是剛好,這件事就有了七成指望,喝了酒雙方都會鬆一點,如果一時找不到話題,主動聊聊過去印象深刻又美好的性經驗,男方也願意分享,也沒有離開,這件事有了九成指望,這時找機會做點身體接觸,男方也沒有抗拒,還反過來採取主動,這件事就幾乎可成。 其實這也是很多男女交往的SOP,一夜情也沒有不同,而且因為有一個層層測試與過濾的機制,也不需要問卜,所以我才會認為,拿這種問題來問卜,這人也別想搞一夜情了,而是連怎麼進入戀情這種基本知識都搞不清楚咧。

自學力的關鍵應該是堅持實證研究

我能好好賺錢養活自己到現在,使用的技能跟我大學所學關聯不大,有些能力可能我高中就有了,或者是我自己看書看來的,這導致,我常問自己一件事「讀大學到底給了我什麼不可取代的幫助?如果我沒唸大學去工作,只靠閱讀習慣,我能否擁有現在的智識?」 接觸實證研究法給了我現在的智識 想了半天,覺得沒唸大學的話,我應該不會有現在的智識。撇開一些隨機事件,大概就一個關鍵的節點: 我不會有機會學習第三類組的心理學課程,不大可能確認人類是會有心理偏誤的,也沒法接觸統計學與實證研究法的知識,更不可能認同實證研究的價值,也永遠學不會這套研究方式。 這直接導致我鑑別資訊真偽的能力大幅下降,我幾乎不可能進行什麼研究。我的命理技術不可能到達現在的水準,永遠只能人云亦云。 這件事我倒是萬分肯定,看很多人學的雖是理科,但可能學習過程沒有吸收到實證研究法的知識,導致辨偽能力超級差,就會做出很多荒謬的論述。至於文組出身的人,幾乎都還停留在自圓其說的階段罷了,更不可能具備相關信念。 現在常有人提倡「培養自學力」,但自學力的關鍵到底是什麼?我懷疑除了基本智力以外,對實證研究法有堅定不移的信念,還願意親自動手做,是最重要的。

要論屋宅風水差,是用住進去開始有狀況才算數。

跟人討論一個屋宅風水案例,說是討論,但差不多是我單方面把對方罵了一頓。沒辦法,就有人以為用嘴模仿人類講話就叫做「能發問、會討論」,怎不先鍛鍊一下腦子呢? 對方認為某宅風水不好,所以主人感情都差。 但要定義一個屋宅風水不好影響感情,有兩個簡單判準: 1)一定是本來感情好好的,人住進去以後卻出事,這肯定風水影響。 2)而且不會只有影響感情,所有進到該宅的人,都會忍不住產生各種負面情緒,所以影響感情只是最後展現出來的結果,一般也會影響工作、財務跟健康。 尤其感情變差這種事,不是當事人,根本沒法去做討論。好比很多夫妻看來感情很好,卻忽然離婚,旁人根本也一頭霧水。更何況,還有人是本就不想定,總想嘗鮮,想搞開放式關係,當事人活得挺開心,但週邊的親友卻覺得他感情不好,這個叫做「旁人覺得他感情差。」這又哪能怪到居家風水頭上? 而且照我看,很多人根本都選錯人在亂愛,所以感情不易有好結果。有人是合盤差造成感情差,還有情侶是性格本有問題,交往後開始業力引爆,這也會造成感情差。也有人是耐不住寂寞,控制不住欲望,亂選人交往,發現選錯後又沒法放手,所以感情沒法好。還有人是生活不能自理、情緒控制力差、沒法社會化,算是騙人來交往,之後業力引爆,所以感情不好...,這些問題,都會造成感情差,住到哪裡都無法彌補。 如果這樣分手都算風水不好,那台灣可能沒幾間房子能住人。 最後我忍不住說:「而更重要的是,現在是你研究風水、分析過許多風水與感情的案例,還是我研究風水、分析過許多風水與感情的案例?如果你對一個問題都沒有研究,卻要隨口做論斷,我覺得你還是直接閉嘴,不要發表意見,更不要假裝跟我討論,你該做的是拿出禮貌,老實請教我這個專家,聽我說就好。都成年人了,不會連這點事都做不好吧!?」

績效第一,主管卻只願給中等考績

客戶主管總搶他功勞,還只願給中低考績。 有時在職場會遇到一種主管,慣於把下屬所有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就算是全由一個功臣獨立完成的企劃案,他也能當著功臣的面,毫不臉紅的跟長官說「全由我個人一手包辦」。 而我客戶遇到的狀況更扯,除了功勞被搶,還得幫忙扛起這主管的九成工作,這主管卻很少對我客戶的貢獻表示認同,且年終打考績時,還持續只給我客戶中下的水準,等我客戶憤怒起來打算調職或離職,他就開始畫大餅,表示對我客戶非常重視,充滿期許。 權謀點看,打高功臣考績對主管反而不利 客戶覺得很怪,這主管要覺得自己很行,敢給那麼差的考績,為何又要表達對他的重視?如果真重視他,為何給的考績卻那麼差? 我說:「你主管是在搞一個權謀的技巧,對他來說,把你的考績打好是比較不利的,反而把你的考績打差,才是有利。 因為你考績一好,你就有一個應徵或調職的憑據,足以證明你很行,而因為他是幫你打好考績的人,被問起來,他也無從否認。你也會因為離開他的成本很低,更容易在確認他是個廢柴以後就另謀出路。 但如果他把你的考績打低了,你離職或調職的成本就高了,因為你少了一個明確的證據證明你的產值,也可以防止高層因為你的績效好而給你機會離開他。 而如果你沒反應,那就是可以繼續欺壓,讓你永遠為他作嫁,如果你表示憤怒,他可以先畫大餅安撫,然後給你一個普通的考績,藏葉於林,你還是不顯眼,還是得為他做牛做馬。 除非你就是果斷離職,於是兩敗俱傷,你只能取得平轉,而他則少了個得力手下,但無論如何等高層發現他是個廢柴時,你也已經離開很久了,高層甚至不知道你的貢獻,可能還會幫他找理由說「大概這人只是一時低潮」他還是可以繼續過他的安樂日子,等待下一個人幫他做牛做馬。 設法接觸高層才能打破僵局 如果是我陷入這局,大概就是要想辦法接觸高層看看有沒有機會,而如果實在沒機會,果斷離職,因為繼續下去也只是為他作嫁,況且一個人會廢,那是全方面的,他的升遷將有一個極限,他又不給我出頭,那我的升遷也會有一個極限,這樣下去就是不斷虛耗,不如果斷離開。」

為何升遷加薪總沒份?

我執業至今,發現到有一群人,在職場會重複陷入同一困境,主訴症狀是:升遷永遠沒份,事情永遠又多又雜,永遠是部門裡的孤鳥,永遠欠缺貴人賞識,就算換了公司也一樣。 這群人的認知特質與性格都有些共通性,他們去認識這個世界的方法,往往就是純憑想像跟臆測,很喜歡去揣測別人的心態,對自己的猜測卻不習慣驗證,甚至連開口問一下都不願,生活圈也比較狹小,人際互動方式也比較淺。 可能是出於這種認知特質,這群人「提出自己的要求」、「確認別人企圖」,「說服別人配合」的能力都頗差。我常問他們「為何這麼想?」「怎麼確認你的理解是對的?」「怎不開口問對方想法?」這群人給我的答案往往是「如果他願意,早就找我了,所以這想當然爾,也不需問啊,對方也不會告訴我真話。」 這種特性,做做一般庶務還好,要想提案求表現、想爭取薪水跟升遷,往往就比較不利,因為職場雖然不至於搞到「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卻是一個很需要表達跟溝通的環境:一個人連自己想要升遷都說不出口,是還想爭取什麼啦! 依循這樣的認知方式,這群人看待公司的人際互動,一定就是純用負面的、權謀的、鬥爭的角度去作詮釋,連帶對同事、對主管都沒法放心,自然變成部門裡的孤鳥,然後對此狀況又更容易不安,深覺被排擠,為了解除這種不安感,這群人往往會選擇更加賣力去工作,但因為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敢講,賣命的結果多半是勞而少功,更容易心生怨懟、常感自己懷才不遇,於是進入惡性循環。 另一方面,這群人針對自己遇到的困境,對自己的想法,都無法簡要陳述,很喜歡繞圈圈,光陳述個問題就講很久,因為他們總試著要把辦公室裡的權力遊戲做個釐清,卻因為夾雜太多猜忌、委屈、偏好、期望等情緒,最後反而搞到自己一團混亂。 我常聽到後來發現:「呃,不就單純想問『這次主管出缺自己有沒有指望升遷,以及如果別人接手會不會影響自己工作』嗎?怎麼這樣簡單一句話說不出口,還演了半小時內心戲啊?」這種陳述方法,要是他主管或同事,能接受嗎?這樣要怎麼期望會被主管當作重要人才來對待? 如果因故要離職換工作找工作,就更麻煩,因為對這個世界了解不夠,對於工作內容,往往也不會問得很清楚仔細。需不需要加班?怎麼算考績?有沒有機會升遷?怎麼評估加薪與否....這些問題如果公司不談,他們也都不會問個明白。 加上因為連自己想要什麼都搞不清,所以,沒法明確釐訂一份工作該要給他的報酬,也沒法明白跟公司商談。被凹又不敢反應,往往等到事後才後